心理过程及其作用 / 学习

7月前 阅读 / 249 来源 / 原创 文 / 荒痕

人类的妊娠期为九个月,在哺乳动物中不算最长的,例如大象的妊娠期就长达二十二月。但是,人类的婴儿与其他动物的幼崽相比有个独有的特征,...


人类的妊娠期为九个月,在哺乳动物中不算最长的,例如大象的妊娠期就长达二十二月。但是,人类的婴儿与其他动物的幼崽相比有个独有的特征,那就是人类婴儿为了生存更有依赖性,而且这种依赖性还会持续几年时间。

大多数动物生下来就能站立和行走,若是水生动物,游泳也根本不成问题。可是,人类呢?

人类婴儿极其脆弱、极具依赖性,甚至是在青春期之后、 能够独立和自给自足之前,始终需要关心和照顾。当他们离开家,有了工作能养活自己,这时才和其他动物一样开始自力更生,大多数动物在出生后不久就开始自力更生了,而人类这一过程甚至能延长到30岁。为什么会这样?

婴儿出生后,大脑和其他器官都还没发育完全。在生命的最初几年里,大脑会经历一系列重要的变化,例如:

——胎儿时期,也就是怀孕两个月到四个月之间,大脑会经历一段神经细胞增殖过程,接着是细胞凋亡的神经选择,即神经细胞有序凋亡,这一过程中,只有一半的神经元能存活下来。

这一过程之后,大脑神经元的数量今后一直保持不变。至少人们在发现神经形成之前,一直相信这一点。神经形成,即大脑形成新神经元的能力,新神经元在人的一生中能无限复制,即便是在成年后。

——包括覆盖神经轴突在内的神经髓鞘化过程,是连接其他神经元,促进神经元之间相互连接的过程。这一过程发生于不同的区域,因此各区域发生的时间也不尽相同。这一过程始于主要的感觉区域和运动区域,大约在青春期前后,随着额叶和顶叶区域的髓鞘化而完成。

——神经连接会因髓鞘化过程而增加,其很大程度上与婴儿的经历有关,这些经历也将构成大脑。常言道,“孩子就像海绵”,海绵能吸收所有东西,因此用来精准地描述在发育过程中大脑的学习能力,大脑能学习吸收周遭环境的各种信息。

——大脑体积会增长。婴儿出生的第一年,大脑的体积会增长一倍,婴儿出生的第三年,大脑的体积将增长两倍。

——神经可塑性。先前分工不明的神经元开始专门处理特定类型的信息,这些信息使相邻的神经元之间建立起联系,从而以此创建专门处理如视觉、情感和运动等信息的区域。

随着身体发育,大脑也逐渐趋于成熟。然而,这种发育尽管包括很多生物程序(即遗传基础会创建大脑发育的步骤),但怀孕期间母体的刺激也能促进或抑制这种发育。赫尔辛基大学(芬兰)做的研究支撑了这项理论,并将其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研究人员研究了33名女性,让一半女性听伪词,或是杜撰的、词典中并不存在的词汇,而另一半女性听她们耳熟能详的词。

婴儿出生后,研究人员通过观察脑电图评估婴儿,脑电图能记录大脑的脑电活动。他们发现第一组的婴儿能识别伪词,这一发现表明了婴儿具有一定的学习和记忆能力。该研究成果确定了认知发育中早期刺激的重要性,早期包括出生前的妊娠期。

我们将心理过程定义为人拥有的不同能力,虽然这些能力之间有很强的相互依赖性,但这里我们注重讨论记忆能力、语言能力和注意力持续时间,而非其他能力。

——智力

近年来人们从理论出发,对智力的纬度进行了重新评估,但智力有时仍被视为单一且稳定的概念。

由此产生了多元智力理论。多元智力指的是智力的不同维度,例如艺术维度、音乐维度、数学维度、科学维度等等。据此可以理解,一个人可能有很高的音乐天分,但其他方面并不出色。

智力的单一概念存在较高和较低之分,或者存在极高(天才)和有限水平之分。但随着多元智力的出现,一个人可以在某个方面是个天才,但在其他方面是个“普通人”,甚至是有所缺陷。

虽然有关不同形态智力的概念和分析都发生了变化,但长久以来,智力的稳定性似乎仍无可争议。尽管如此,教育机构还是不遗余力地希望通过教育来提高学生的智力水平。

但是,人的智力水平一生都一成不变吗?

这正是由西伊利诺伊大学实施、由洛伊拉马利蒙特大学正在试图证明的研究课题。研究成果已发表在《智力杂志》上。

实验数据来自穆雷研究档案所进行的一项多变量纵向研究,该项研究对受试者进行了为期30年的研究,提取了157名受试者在各自3-4岁、11岁、18岁和32岁时的数据。

所有的受试者都接受了大量的标准问卷,但是这项研究只使用了与Q方法学和加州儿童Q-Set项目“高智力能力”有关的测试,即通过韦氏学前和小学智力量表(WPPSI)开发孩子的学术能力。此外,他们还考虑了其他变量,如性别和父母的社会经济实力和教育状况。研究结果表明,初始智力水平和随时间推移而发展起来的智力水平之间有很大的关系,后者是根据他们的学术表现进行评估的。

这项研究即使能够预测智力,但还是未能评估教育对智力的作用,以及教育水平的高低是否与智力水平的高低有关。求实教育水平是否与智力水平相关这一问题,要么可以证明教育机构所做的努力富有成效,要么可以用来质疑教育机构的作用。

同样,这项研究仅侧重于学术智力,即能够充分响应每个教育阶段学术机构的需求和要求,而忽略了考虑维度方法:有人可能在正常智力的学术维度测试中表现正常,但在其他如艺术、社会等领域表现十分出色,甚至达到了天才水平。出现这种情况只是因为教育机构认为这些智力“没用”,因此即便学生可能对此类智力有需求,教育机构仍既不去评估这些智力,也不去发展这些能力。

——语言

语言上的遗传易感性是非常难确定的一种心理障碍。

确定这些疾病基因的遗传作用,有助于促进研制精确有效的药物治疗方案。另外,如果遗传作用很小或根本不存在,那么治疗方案必须基于心理治疗,除非在一些紧急情况下,才能用药物稳定病人。

在众多基因变化中,目前已发现6号染色体能改变人的健康状况,尤其对免疫系统至关重要;简而言之,白细胞抗原中的基因与诸如自闭症和精神分裂症等疾病有关。但是这也指出,遗传有可能造成其他疾病,例如患有注意力缺陷障碍(ADD)的孩子表现出的语言能力障碍,患病者不仅在理解方面受到了干扰,还不能正常表达。注意力缺陷障碍和遗传有关系吗?

这正是由牛津大学、伊夫琳娜伦敦儿童医院、爱丁堡大学、曼彻斯特大学、伦敦国王学院、阿伯丁大学、塔夫茨大学、马普心理语言研究所(荷兰)和内梅亨大学(荷兰)等研究的项目,研究成果最近发表在《神经发育障碍杂志》上。

研究的受试者是儿童和经常光顾专业护理中心及儿童医院的家庭。所有受试者都接受了遗传分析,其中不包括患有自闭症或是其他听力障碍的儿童。

受试者接受了三项语言测试:假词重复测试(NWR)、语言理解能力测试(RLS)和语言表达能力测试(ELS)。后两个测试中使用了《语言基础临床评价》(CELF)标准问卷进行测试。

研究结果表明,人类白细胞抗原与NWR明显呈正相关,与ELS明显呈负相关。这就意味着这种基因组成在患病儿童的语言能力中表现明显。该基因的改变在注意力缺陷障碍患儿身上表现得更为明显。因此,基因组成的变化可以解释这些儿童患语言障碍的原因。

尽管研究结论很清楚,但是这项研究结果只解释了注意力缺陷障碍的一小部分。这点虽然很有必要,但还不足以帮助人们理解精神病理学。综合参考与治疗相关的其他研究也很必要。

——记忆

生活中与认知有关的一个大问题就是工作记忆受到影响,这会使我们在工作时造成大麻烦。

工作记忆能让我们在此时此地依照一个目标或任务开始工作,记住我们该做什么。

如果人的工作记忆受损,那么他/她就会发现自己“茫然无措”,比如去买面包的半路上大脑突然一片空白,不知道接着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

同样,在与人交流的过程中,要跟上对话思路就必须具备这种记忆。若这种能力受损,那么这人就会犯迷糊,不知道别人和自己正在聊什么,或是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同样的话,因为他们不记得自己之前说的话。

工作记忆受损的原因有自然衰老和一些精神疾病,例如阿尔兹海默综合征患者,但是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HD)的年轻人身上也出现了工作记忆受损症状。因此,有些研究人员认为,提升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患儿的工作记忆,会极大地提高他们的专注力,帮助他们保持与同龄人相似的表现水平。

由此可见,了解提升工作记忆需要什么至关重要,但最重要的是,一旦记忆力显示有下降的倾向,我们能否通过适当地训练,恢复记忆力。

这正是俄勒冈大学、路易斯安那理工大学、加州大学和罗斯胡尔曼理工学院联合研究的课题,研究成果最近发表在《行为与脑科学》杂志上。

该研究共有30名年轻受试者,年龄在18岁至31岁之间。他们在训练前后均接受了两项评估。

所有的实验都是让受试者坐在电脑屏幕前,进行一项使用工作记忆的任务。

只有一半的受试者进行了记忆培训。培训时间为每天两小时,总共12周。

实验结束,包括受过培训和没受过培训在内的所有受试者,都会对其进行培训前后阶段的评估,以检查前后阶段是否存在差异。

结果显示,在第一次实验中,两组数据没有差异;而在接受了一个月的专门培训后,受培训组的工作记忆力明显增长。

除了测量行为外,该研究还收集了大脑的脑电活动数据。数据显示,接受培训的被试者大脑的前额区域十分活跃,而大脑的前额区域正是与工作记忆相关的部位。

此项研究即使受试者数量很少,但是也能很清晰地表明,仅仅通过24小时的培训就能达到极大提高工作记忆水平的预期效果。

同样,对所使用的材料进行改编,使其适用不同人群很有必要,因此才能保证此结果在年轻人和老年人中都有效。

只需一点小小的培训,就能恢复这种重要且基础的认知能力——工作记忆,真是一项伟大的医学发现。

——注意力

患有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儿童表明,随着活动时间增长,注意力就会下降。为了治愈患者,了解哪一功能受到了影响至关重要 。

除了学习障碍之外,由于难以保持静止不动以及难以专心上课,因此幼童身上还表现出烦躁不安、不守规矩、焦躁不安和容易分心的状态,这些行为通常会激怒老师,甚至是家长。一旦这种行为成了习惯,且持续了一段时间,很可能就是我们正在研究的注意力缺陷障碍(ADD)病例,此病例有是否活动过度之分。有活动过度的注意力缺失障碍称为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HD),没有的称为注意力缺陷症(ADD)。

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的特征有:行为冲动、插话、阻止他人把话说完、话语过多、在说话和游戏中等不了、不停地起身、东奔西跑、即便坐着全身也总是动来扭去或是脚不断地动。

注意力缺陷症的特征有:难以集中注意力、难以跟上指令、没法完成任务、缺乏组织性、经常因随手乱放东西而丢三落四、极容易被声音干扰。

尽管我们还不了解造成这个障碍的原因,但是随着人不断成熟,这种症状有时会“消失”,成年后还有这种障碍的概率很小。此外,患者会开始自然而然地发育出“应对机制”,这一机制能在学习和工作中正常运作。

除此之外,这一障碍还是孩子在校、在家时产生矛盾和情感问题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早期发现对于做出正确诊断和制定有助于克服此情况的特效疗法至关重要。

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可以分成三类: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型(ADHD-I)、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冲动型(ADHD-H)和注意力缺陷多动症组合型(ADHD-C)。

注意力缺陷多动症(ADHD)的研究尽管已取得很大进步,但仍有很多“边缘”部分亟须探索。例如,中央执行区也许是造成注意力不集中的一个诱因。

中央执行区与额叶有关,涉及人设立和实施目标、设计并组织计划、预知结果的能力,以及所有与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型(ADHD-I)患儿的特征相反的能力。

最近华东师范大学(中国)和九州大学(日本)研究了这一课题,研究成果发表在《行为大脑科学杂志》上,称这一课题正试图理解中央执行区和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型(ADHD-I)之间的关系。

研究项目有16名儿童,均已诊断为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型(ADHD-I)患者,且实验前三个月均未接受药物治疗,其对照组为21名同龄儿童,未患任何疾病。

评估中央执行区要从4个不同方面开始:计划、工作记忆、灵活度和抑制反应;结果表明两组儿童在计划、工作记忆和抑制反应之间存在巨大差异,灵活度上没有区别。

这意味着,注意力缺陷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型(ADHD-I)患儿的中央执行区发育有一些不成熟,因为他们需要比常人更多时间来制定任务计划且大多数情况下此计划仍未完成。由于工作记忆很差,他们也很容易“迷失”、“忘记”自己在做的事,这也让他们很难实施自己的计划或是执行别人的指令。 他们的抑制反应也很差,即他们接收到的任何刺激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因为他们很难集中注意力,也很难不去注意外界的刺激。

这项研究为通过特定测试来区分不同类型的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开辟了道路,而且通过这些测试就能制定适合的治疗方案。同时他们也发现了这些孩子有缺陷的区域,这一发现有助于他们设计出具体的治疗方案,来减少或弥补这些缺陷,尤其是在中央执行区发育不足的区域,从而帮助这些孩子能有“正常”的活动,能和其他同龄人有一样的表现。

——情绪

情绪会影响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因而,治疗的重点是试着控制情绪。自发现神经心理免疫内分泌学(PNIE)以来,神经心理免疫内分泌学研究的就是身体不同系统间的联系,其中心理系统对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和内分泌有直接影响,并继续通过所有系统作用于心理系统。发现神经心理免疫内分泌学之后,这就有可能加深我们对某些特定病情的起源和治疗的理解,这些病情如心身疾病直至近几年都没有很清晰的诊断。

心理成分由思维方式、感觉方式和行动方式构成,这三者本身又是相互关联的。因此,我们的思维方式会影响我们的感觉方式和行动方式,同样,在情感世界也是如此,另两种方式分别和其他两种方式的关系也一样。但是,情绪要调整到什么程度才能影响一个人的思维方式呢?

最近鲁汶大学(比利时)在研究这一课题,研究成果发表在科学杂志《心理学前沿》上。

这一研究在63名接受了《日常生活症状检查表》标准测试的大学生身上进行。除此之外,他们无须做身体或精神病诊断,也无须服用任何药物,如:抗氧剂,抗抑郁药和 受体阻滞剂等。

受试者只需观看一些图像,并根据他们的情绪反应,来给这些图像分类为积极或消极。除了这项指定的任务外,他们还进行了一项心脏评估,回答了一份自我检测问卷。

实验结果表明,受试者的情绪受到控制时,会引起其思维的巨大变化。

研究人员强调,情绪很轻易就能变化,也能很快地影响思维,最后也能影响行为。

这是心理疗法的直接应用,其中健康“标签”也能人为操控,因而能顺利战胜心身疾病。

语言疗法的发明者维克多•弗兰克尔(Viktor Frankl)并没有走向极端,他指出,仅仅通过对话的改变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活,对话逐渐内化,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

尽管研究工作和维克托·弗兰克这种基于言语的心理治疗之间存在很明显的差异,但是这项研究还是证实了后者的观点,因为在这两种情况下,以相反方式修饰过的言语能够改变患者的思考方式和感觉方式。

——感知

我们必须要记住,之前提到的许多能力大多取决于外部刺激。正因如此,一个人如果存在感知障碍的话,那么他应对周围环境时也有一定程度的困难。

如今,从工程学和机械学到设计发明能解决某种缺陷的设备,从拐杖到仿生手臂,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所有东西,如助听器和人工耳蜗,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所有这一切都是通过更换缺少的部分,为人们提供一个更好的“感官体验”,让患者尽可能过上正常生活。

因而,当我们想起老年人普遍的毛病——耳聋时,通常会认为耳聋不是什么大事。但接下来我们就会看到,耳聋确实会对情感造成重要影响,在这样一个以交流为基础的社会中,失聪造成的不便似乎不止一点点。

失聪虽高发于老年群体,但除遗传性失聪外,因常处于高音量场所而造成的失聪在年轻人身上也很常见。

现今,我们总是受到各种各样的声音轰炸,例如行车时其他车的轰鸣声、电视播报新闻的声音、别人想跟我们说些事的声音等。

有些城市就因为充斥着太多这样的声音,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吵的城市。在这些吵闹的地方,有时很难听清别人说的话。要是我们听不到这些声音,会发生什么?

在许多年以前,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但现在,由于医学进步,这个问题能够克服了。

人们可以通过手语进行交流,表达自己的情感、思维和需求,否则失聪会将人孤立开来。但是失聪会对情绪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哥德堡大学(瑞典)心理学系正在研究这一课题,研究结果发表在科学杂志《临床与实践心理学》上。

共有53名成年人参与了此次研究,其中33人双耳失聪,其余的均有听力障碍,42人为女性,平均年龄为42岁。

为了评估受试者是否会出现情绪问题,他们使用了一张名为《积极消极情绪量表》(PANAS)的标准量表。为了评估压力水平,他们使用了《压力与能量》量表。为了评估自尊水平,他们使用了《罗森博格自尊量表》(RSES)。

他们也从受试者、教育水平、烟酒消费等数据中收集了社会人口数据。

实验结果表明,根据《精神疾病诊断和统计手册》(简称DSM-V手册)的标准得出的心理健康评估结果,43%的受试者患有重度抑郁症;33%的患有焦虑症;33%的患有与压力相关的创伤;21.4%的患有注意力缺陷症(ADD);12%的患有强迫症(OCD);7%的患有人格分裂症;21%的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从而证明了5%的受试者患有药物成瘾。

需要指出的是,诊断百分比的总和大于100%,因为同一个人可能同时患有重度抑郁症和焦虑症。

共有42%的失聪受试者或是听力受损者都表现出不止一种精神疾病。量表和问卷评估的结果显示,自尊和能量水平能预测患者是否存在与情绪相关的疾病。

此项研究的一个局限是结果阐述部分,这些结果并没有将失聪的人和听力受损的人区分开来。

似乎一个人的听力障碍越严重,就会有越多的心理疾病,但是由于没做区分,所以也就不存在这个结论了。

而且,这项研究也没考虑能影响受试者性情的综合标准。综合性失聪患者的心理疾病似乎要比非综合性失聪患者得少。这是这项研究无法证明的另一点。

这项研究尽管有局限,但已证实,这一群体很容易有心理问题,尤其是那些与情绪状态相关的心理问题。

请记住,治疗听力问题的专业中心和综合中心应了解这些精神疾病的主要症状,以便在发现患者时,可以将患者转介给适合的专业医护人员。

同样,值得期待的是,这些专业中心和综合中心将针对这个群体研制出预防失聪方案,这样患者就能拥有更高的生活质量并免遭精神疾病并发症的困扰。

我们也必须要考虑到,尽管我们单独在看这些认知能力,但它们之间确实存在相互依赖关系。



0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