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功能变化评估 / 学习

7月前 阅读 / 269 来源 / 原创 文 / 荒痕

正如前一章所述,心理过程遍布整个大脑,即使一些对心理过程起到关键影响的特定脑区域受损,但是这些心理过程还是可以重新进行脑定位。认知...


正如前一章所述,心理过程遍布整个大脑,即使一些对心理过程起到关键影响的特定脑区域受损,但是这些心理过程还是可以重新进行脑定位。

认知功能的这些变化源于大脑在发育过程中的不完全发育,大脑不完全发育会阻碍一种能力发挥其全部潜能,或会引起后期的损伤。

病情恶化可能会随着年龄增长,或是由于如阿尔茨海默氏症(老年痴呆)等疾病而加剧,或是因颅脑外伤而突然出现。

在所有的病例中,疑似受影响的认知功能都应通过评估确定其实际上是否受损,并根据评估结果制定及时的治疗方案。

-智力变化

最近一项研究试图分析同时患有自闭症和唐氏综合征的儿童其当下社会技能的差异。

儿科医生和父母面临的最重要的挑战之一就是确认相比于同年龄段的其他儿童患病儿童是否发育正常。

造成儿童发育过程中的功能障碍的原因可能有很多种,但是有些儿童会随着年龄增长自行解决,而另外一些儿童则需要专家的诊断和治疗。

除了功能障碍之外,不管是运动障碍、智力障碍还是沟通障碍,还有一些特殊的身体特征,都有助于我们判断孩子是否患有唐氏综合征。这一诊断能迅速得出结果,因为除了一些明显的身体特征外,21号染色体对中还存在基因变异,因为人们在21号染色体对上发现了一条额外的染色体。这也称作21-三体综合征。

这种类型的染色体变异还伴随着其所有的生理上和发育上的变化,但这并不一定就意味这些人还有发育性或其他类型的功能障碍和失调。

难点恰恰在于区分开哪些属于唐氏综合征症状,哪些属于其他疾病,尤其是影响发育的病症,其主要特点就是相比于同龄儿童,患病儿童的运动技能、语言、认知能力和情绪控制发育减慢。但是一个孩子有可能同时患上自闭症和唐氏综合征吗?

这就是阿尔托德巴医院(西班牙)、多诺斯蒂亚医院(西班牙)和基金会-阿尔茨海默氏症基金分会(西班牙)正在研究的问题,他们的研究成果已在《神经发育障碍杂志》发表。

正如导言中所说,同时检测两种疾病的困难之处就在于人们要知道如何分辨患病儿童表现出来的两种症状分别对应哪一种疾病。

在唐氏综合征中,患病儿童在语言发育和社会技能发育上会表现出某种程度上的延迟。这两方面可能被完全忽视,因为患病儿童还会在其他能力方面发育迟缓,这种情况就可能掩盖患儿患上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事实。

第二个诊断十分复杂,以至于进行这项研究的作者们都声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数据显示这两种疾病会同时显现。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设计了一项研究,尝试将两种病症区分开。

这项研究总共有46名的受试者,年龄在21岁以下,其中有26名女性,20名男性,都诊断出了21-三体综合征,又称唐氏综合征,他们之所以被特别挑选出来,是因为他们都已被确诊未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

所有人都接受了一系列的问卷调查,如社会反映量表(SRS),通过这个表,研究人员可评估儿童社会参与的程度。患者还接受了社会沟通问卷(SCQ)。为了通过非言语形式来衡量患者的社会表现,研究人员还使用了《莱特国际绩效量表修订版》(Leiter-R)和《皮博迪图片词汇测试》(第四版)(PPVT-4)。

当受试者通过了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的测试时,这些没有患自闭症的受试者的表现就能帮助理清测试中的哪些测试的题目和范围会表现在诊断为唐氏综合征的人群身上,而哪些不属于这一范畴。

而后者才有助于诊断其他病症,因为如果其他病症能通过测试表现出来,那么这就表明受试者也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

最值得注意的结果是, 测试的两个分量表的结果存在显著差异,特别是在与社会认知和行为习惯有关的方面,行为习惯就是如摇摆这种的重复动作。根据这项研究的作者,这些是在评估唐氏综合征患儿是否存在自闭症谱系障碍时需要记住的最重要的症状。

这项研究受试者数量少,年龄范围广,为了得出有效的结论,有必要展开另一项更多受试人数的研究。

同样,最小受试者只有十岁,这不利于将该研究作为一个有用的诊断工具,因为发现得越早,就能越早干预。

-语言变化

当我们想到阿尔茨海默氏症时,我们通常只会想到记忆问题,但这并不是该病初期出现时唯一需要处理的症状。

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一些初始症状确实通常会与由年龄增长引起的功能退化所混淆,尤其是在高龄人群中,但现在有了一些为此专门设计的工具,不仅可以通过观察外部症状,还可以通过执行任务来检测病症。

所有的这些数据与已有的群组结果作对比,即与“标准”群组对比,以确定这个人身上的症状在同龄人中是否是普遍的,或这些症状是否需要进一步检查其他诱因。

一份更加详细的分析有助于证实或否决阿尔茨海默氏症的诊断。

问题就在于这个病的症状在早期表现非常不明显,以至于不会对患者造成不适,或是引起患者家属的“抱怨”,很少会有患者觉得他们需要去看医生做检查。

在这些症状中,有一些与说话有关,这也是阿尔茨海默氏症的一个典型特征。患者很难顺着思路跟人聊天,只会说一些浅显的事实真相,还不怎么谈及细节,而且在引用过去的事时会不断说错,会打断别人说话,重复同一个话题,绕圈子说话(围绕一个中心说很多话),还会重复自己说过的话。

这些症状虽然不是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独有的,但确实影响了他们人际关系的质量,因为他们没法维持正常的沟通。与无法做出适当回应的人交谈时,会话伙伴会失去交谈兴趣,这进一步促使患者身边无人陪伴。但是,是否有可能改善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初始症状呢?

内布拉斯加州大学奥马哈分校和南阿拉巴马大学合作研究了这个课题。研究结果已经发表在《阿尔茨海默氏症国际杂志》上。

研究有5名已患病5年以上的成人受试者,并且《整体衰退量表》(GDS)得分在5分至6分之间。根据亚利桑那州痴呆症交流障碍(ABCD)标准测试结果,所有病患都表现出了言语障碍。

所有的这些测试都是在20分钟的谈话中进行的,因此:

-强调了交流有关的观点。

-为了重组句子的结构,设立可以用“是/否”回答的问题。

-强调谈话的主要观点的同时,也表明了缺失的信息。

-不相关的词和短语都标了出来,以便删减。

以上这些都是通过手势强调的。

将两名受试者格洛瑟和德瑟和健康老人(HE)治疗前和治疗后的数据进行对比,结果显示通过治疗,患者的言语能力在内容和流利度上都有了很大的提升。

尽管研究结果呈现显著差异,但还缺少对照组。这个细节很可能导致研究结果无效,因为前后值受到了非控制变量的影响。

这个研究的受试者数量少。因而,尽管结论很清晰,但还是需要更多数量受试者的研究进行验证。

还要记住,这种疗法是为了缓解阿尔茨海默氏症引发的症状,并不一定为了找到某种疗法。也就是说,这种疗法本身并不会阻止病情恶化。阻止病情恶化,还需要结合其他疗法,其中包括心理药理学。

不管怎样,这里分析采用的疗法还是可以做很多事来矫正阿尔茨海默氏症患者的首发症状,为患者提供更高的生活质量,因而帮助患者维持一个与家人朋友交流的正常水平。

与治疗患有自闭症等发育迟缓患儿相似的方法可以用在这里。这些 方法在过去数十年间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一旦这项研究的局限被攻破,康复中心将会有一项简易的治疗设计方案供家属学习,如此家属也能在家对患者使用这个疗法,因而优化治疗。

-记忆力变化

自闭症谱系障碍会影响许多能力,最主要的就是影响沟通技能。

自闭症谱系障碍破坏儿童的正常发育,使其不能获得应有的技能和能力,造成与同年龄人相比较为迟缓的发育。

如果没有及时采取合适的治疗,这种发育迟缓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甚至会持续到孩子成年。

调查研究的主要关注点是儿童期,因为此时处于检测自闭症谱系障碍首发症状的关键性时期,而且设计实施治疗项目,可以强化沟通技能的发展,以此纠正可能出现的损伤。

同时,还有人会研究,这种障碍会如何影响患者今后的生活。

正如之前提及的,如果孩子在儿童期的沟通技能或是别的其他技能没有正常发展,你很有可能会看到同样的问题还会在孩子成年后身上出现。自闭症成年患者也会有记忆问题吗?

这正是伦敦大学正在研究的问题,其研究成果已在《自闭症研究》上发表。

这项研究共有36名受试者,9名女性,27名男性,年龄在20至62岁之间。其中有一半受试者已被确诊为自闭症谱系障碍,另外一半作为对照组,皆为发育“正常”。

所有的受试者都接受了言语量表(VIQ)、操作量表(PIQ)全量表(FSIQ)进行语言发育的评估,还使用了韦氏成人智力量表进行了智力测试。

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组又接受了一次自闭症诊断观察量表的评估。所有的受试者都还在电脑上进行了测试,测试过程中会向他们展示一系列刺激,他们需要根据指导语做出相应的反应。

测试结果表明,在所有的记忆测试中,相比于对照组,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患者的成绩更差。

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照组的在记忆测试中的成绩也逐渐下降,并相应恶化。

这一变化在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患者身上并不明显。而且老年组的结果和自闭症谱系障碍患者组的结果是一样的。

这一信息有助于制定治疗项目,强化记忆策略,包括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成年人,因为如果不纠正损伤,损伤将会持续一段时间。

但是要记住,这些结果是在一个像行为实验室这样的“人为”环境中得到的,在此之中记忆技能都是以一种极端临床的方式下测试的,而要知道,人们在“正常生活”中能获取更多的线索,例如笔记能够弥补大脑没记住的事,因而患者能像其他人一样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受试者中女性占有很大的比例,这就需要在对此类研究得出结论前,进行新的研究,将性别差异考虑进来。

-注意力变化

对于多动症儿童的父母来说,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知道这个病症是否会或如何对孩子的未来造成影响。现在还有许多问题,不仅是关于疗法的问题还有未来是否会有作用。

有关成人多动症的文献显示,患者更可能患上抑郁症或焦虑症,并伴有社会关系质量下降,健康和自尊受损等问题。还有一些现象不是很好理解。因此,继续研究这些患者十分重要。

也有研究表明,孩童时期甚至是婴儿时期出现的障碍是如何随着时间流逝而消失的,因为大脑在成熟过程能自己纠正现有的损伤。

在注意力方面,一个众所周知的现象就是促进作用和抑制作用。

-编码正确,反应时间就会减少,因为有促进作用,大脑能够精确地预测出反应。

-编码不正确,反应时间就会增加,因为大脑预测出了一个需要矫正的、不正确的解决方案,因而进一步减慢反应过程,导致抑制作用。但患有多动症的成人会怎么样呢?他们的注意力编码是一样的吗?

为了解答这个问题,罕布什尔大学进行了一项研究,分析多动症在成人身上的注意力编码的作用。

在此项研究中,共有25名多动症成年患者,还有25名无任何精神疾病成年人作为对照组。

为了避免药物对多动症患者的影响,患者至少要在服药18小时后进行测试,排除任何多动症药物的促进和干扰作用。

这个实验包括注意力反应任务,该任务会在屏幕上展示箭头,以及箭头指向的刺激物和干扰选项,受试者需规避干扰项尽快地选择刺激的位置。他们在进行测试时,研究人员会记录下他们的脑电活动。

数据显示两组人在促进和抑制注意力任务上都表现“正常”,这不仅体现在注意力的执行上,还是体现在脑电活动上。

患有多动症的孩子注意力明显不足。

这一研究结果支持了成熟过程对多动症起到了强大的矫正作用这一观点,至少对执行某些任务来说,多动症对成年的生活没有造成影响。

-情绪变化

有时我们对疾病的了解变多,这都是因为出现了疾病晚期的症状,例如帕金森综合征。

帕金森是一种神经退化疾病,病症会随时间逐步恶化。第一阶段患者身体的一侧会有出现颤动和其他行动症状,可能只会有点跛脚,表现出僵硬状态。第二阶段患者走路开始驼背,身体开始难以平衡,难以行动(动作迟缓)。第三、第四阶段病症恶化,影响到身体平衡,患者难以走路。第五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患者需要他人无微不至地照顾到其所有的日常活动。这一阶段中,患者颤抖不停,因此大部分时间只能坐着或躺着。

随着病情的发展,帕金森的治疗选择方案也越来越有限,从药物治疗、康复治疗直至手术治疗。手术治疗中,有一些可逆性的疗法,例如深层大脑刺激法(DBS),和一些不可逆的疗法,其中包括对大脑特定区域进行手术。

这些手术中,最常见的是苍白球切开手术,也就是在大脑的苍白球上切一个切口。人们发现这一过程对患者的情绪有影响。帕金森患者在脑部动手术会导致情绪变化吗?

圣玛利亚医院(葡萄牙)最近对此课题进行了研究,研究成果最近发表在科学杂志《帕金森症及相关疾病》上。

此项研究总共有30名受试者,都进行了帕金森晚期的手术治疗。

所有的受试者在手术前后,接受了一项名为综合影响测试系统(CATS)的情绪检测标准化测试,包括面部识别七种基本情绪,和说话(韵律)时的四种基本情绪。并在手术后接受了一年的观察。结果表明手术前后没有显著的变化差异。

手术前,6名患者身上表现出冷漠和沮丧,手术一年后这一数字上升至14。毫无疑问这些发现还需要研究,需要弄清楚为什么手术一年后情绪沮丧的人们的数量增加了一倍,是病状正常发展的结果还是手术的结果。

该研究还缺乏有效性,因为该研究没有对照组用来对比该病在一段时间内的发展状况,而且该研究也没有对患者在术前和术后的精神状态进行详尽的评估。

由于研究的局限性,很难概括这个研究成果,除非增加患者的数量、有一个实验设置对照组,并且对这些患者的术后心理进行追踪分析,并将其延伸为分析晚期帕金森病人的方法。。

-认知改变

自闭症儿童重大挑战之一就是融入社会。耳聋和自闭症有关系吗?

这个问题跟孩子的社交技能和社会融入技能密切相关,因为孩子如果耳聋,那他/她就很难听到别人说的话,因而也就难以做出回应。

这促使研究人员试图解决与听力障碍相关的问题。这将能提升孩子的生活质量。

这种听力障碍对每个孩子的发展有重要影响,而且可以通过早期排查解决,但这种听力障碍在自闭症谱系障碍患儿身上很容易被忽视,因为他们身上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要处理。

即便你问了患者父母甚至是对这个病很精通的专家,通常得到的也是相反的答案,换句话就是,自闭症谱系障碍的一个特点就是患者的触觉、味觉甚至是听觉都有着高度敏感。

这些孩子并不知道如何做出适当的反应,他们会被突然发生的、意料之外的、反复的或是吵闹的声音所困扰,例如警报器声、洗衣机声、救护车的警笛声等。耳聋和自闭症之间有关系吗?

科威特大学(科威特)健康科学中心联合健康科学学院听力与语言科学系正在研究这个课题,研究结果发表在科学杂志《交流障碍、耳聋研究和助听器》。

研究的受试者总共有22名男童,年龄在7岁至15岁之间,均确诊为自闭症谱系障碍。

所有受试者都接受了两项听力测试,一项是瞬态耳声发射(TOAEs),用于评估耳蜗和纤毛细胞的完整性;另一项是声抗性测量,用于评估中耳。

实验结果表明,17名男童,即77%的受试者,表现出了听力受损。

此项研究没有涵盖女童,这就不能判断耳聋和自闭症的关系中是否存在性别差异。

研究的一个局限是受试人数太少。这就很难推断耳聋和自闭症之间的关系,直到有新研究出现为止。

如果不采用基于受试者行为的传统听力测量方法,就无法得出新方法是否有效。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研究关注了一个很少提及的问题,通常父母将这种缺少听觉注意力归因于与自闭症谱系障碍共有的特质,而不是一个单独的问题。

如果有新的研究能证明耳聋和自闭症相关性高达77%这一类信息的话,那么就有必要考虑让患有自闭症谱系障碍的儿童接受听力测试。

无论如何,正如研究的作者介绍的,对这个有疑惑的家庭应该去看一个耳鼻喉医生(耳鼻喉专家),排除孩子身上的听力问题,例如耳聋,这种缺陷无疑是对现有发育障碍的又一难题。

早期排查十分重要,可以增加改善儿童治疗方法的可能性。这一方面用当前科学先进技术就能很容易纠正,既可以通过加强听力活动,也可以使用一些听力设备。

有很多标准化测试能够评估如以下所示的认知功能:

-《执行能力行为评定量表》(学前版)(BRIEF-P)

父母和老师对2岁至5岁儿童的执行能力进行评估。

-《反应任务的持续性注意力量表》(修订版)(SART-R)

通过CPT类监管任务评估持续性注意力。

-强化综合性失语症项目(ICAP)

一种强化综合性的群体失语症治疗方案。

-《精神病学认知障碍筛查》(SCIP)

简单且易于操作的量表,用于筛查患有精神障碍的成年人身上最常见的认知障碍:记忆障碍、注意力障碍、执行功能障碍和处理速度障碍。

-《儿童和青少年精神病评定评估表》,用于评估儿童和青少年主要的情绪问题和行为。(CAPA)

-《学龄儿童神经系统成熟度问卷》(西班牙)(CUMANES)

儿童神经心理发育和认知表现的全球评估

- 《儿童神经心理成熟度问卷》(西班牙)(CUMANIN)

研究学龄前儿童神经系统成熟度水平的综合系统,通过13个量表评估四项基本心理功能:言语、记忆、运动技能和感觉能力。

《儿童执行功能的神经学评估量表》(西班牙)(ENFEN)

对儿童执在行功能相关活动中的成熟度和认知表现的评估。

- 卢里亚-内布拉斯加成人神经心理成套测试(LNNB)

根据卢里亚模型做出的高级皮质功能(言语、记忆、注意和视觉,空间能力)及其疾病的神经心理测试。

- 卢里亚-内布拉斯加神经心理成套测试(儿童版)(LNNBCR)

根据卢里亚模型做出的儿童执行和语言表现、信息处理速度和即时记忆的评估量表。

- 《简易精神状态检查量表》(MMSE)

广泛运用于临床和研究中的问卷,用于测量成人的认知功能和精神状态。

- 《执行功能评估测试表》(西班牙)(ANILLAS)

通过计划能力评估成人的执行功能表现。

- 《剑桥老年精神障碍测试表》(修订版)(CAMDEX-R)

对最常见的痴呆类型和其他精神障碍进行准确临床诊断评估表。

- 《五位数测试表》(FDT)

评估认知加工速度和注意力的特定方面,以及执行功能,例如注意力的控制、转移和抵抗分心等。

- 《匹配熟悉数字测试表》(MFF)

评估儿童对复杂任务的认知反应、反射的或冲动的速度。

- 《符号数字模态测试》(SDMT)

通过数字代替符号的经典任务,快速检测儿童和成人的认知功能障碍。这是用于评估多发性硬化症患者认知症状的筛选测试之一。

- 《斯特鲁颜色和单词测试表》(SCWT)

评估神经心理问题、大脑损伤和认知干扰的广泛应用的测试之一。

- 威斯康星卡片分类测验(WCST)

执行功能的各个组成成分的神经心理评估,包括抽象推理能力、概念化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和毅力等。

- 班达视觉-运动完形测试(BENDER)

评估功能受损、器质性脑缺陷,尤其是退化性人格缺陷的儿童和成人。

--2–

- 《执行功能行为评定量表》(家长教师版)(BRIEF-2)

- 《剑桥大学唐氏综合征及其他智力障碍的老人的精神障碍测试》(CAMDEX-DS)

评估唐氏综合征或其他智力障碍成人身上最常见的痴呆类型和其他精神和身体疾病。

- 《视知觉发育测试》(FROSTIG)

评估有学习障碍的儿童的知觉成熟迟缓的测试。评估视知觉的以下方面:眼动协调、图形背景、形状的恒常性、空间位置和空间关系。

- 单侧测试(HARRIS)

评估手足眼的显性模式,这点与阅读和书写困难相关。

- 均匀性和单侧性测试(HPL)

评估手眼足的均匀性和单侧性。这对有书写或说话困难,运动技能或空间定向问题的人的研究很重要。

- 鲍德斯迷津测试(PMT)

为测量心理规划能力和预判而设计的心理测试,这两者是执行功能的组成成分,并跟社会适应能力有关。

- Rey-Osterrieth复杂图(ROFC)

通常用在神经心理学的临床上很有用的测试,用于评估视觉空间能力,眼动协调和视觉空间记忆。

- 执行功能评估轨迹测试(TMT)(西班牙)(TESEN)

通过一项包括眼动活动的规划任务,评估青少年和成年人执行功能的表现(制轨测试)。

- 先天性红绿色盲或是色盲测试(TIDA)

检测和诊断色觉异常如先天性红绿色盲、色盲和全色盲等。

- 本顿视觉保持测试(BVRT)

检查视觉知觉和视觉记忆。诊断脑病理区域的异常和评估受器质性缺陷影响的智力发病前水平。

请记住,这种评估是伴有神经成像的,这样受影响的区域就很容易看到,特别是在脑损伤的情况下。

脑损伤可由颅脑损伤,脑血管意外(ictus),脑肿瘤等引起。

同样这些神经成像技术有助于确定训练的功能在多大程度上替代了以前评估中所显示的缺陷,从而验证了治疗的成功。



0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