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层序式考古 / 学习

1年前 阅读 / 248 来源 / 原创 文 / 荒痕

“文化地层”是考古地质学中的基本概念,它所强调的地层层序律显示,一般而言,考古发现层序位在上者,是较新年代文物,反之,层序位在下者,则为较旧年代文物……参照这一规律,我们可以发现,文案细节的挖掘,其实也是一种考古——一种基于文化、文学、文本判断的层序式考古。


在叙述视角的层序中寻找细节——


“这本自传体式的小说背景是作家父亲一次意外摔倒瘫痪后,作者开始对尚未出世的儿子诉说自己所认识的父亲,以及父亲口中的爷爷,全书对儿子娓娓道来的情感真挚动人,小说所呈现的不仅是一个家族里的不同世代的父亲面貌,更以感性的史观展现外省第一代迁移来台的家庭价值,张大春这次呈现出张式小说中难得一见的抒情,绝对是白话文学朱自清《背影》以来最感人的父亲书写。”


上则文案摘自《聆听父亲》(台湾时报2003版)内容提要。在这部非虚构作品中,除“自传体”“第一代迁台家庭”两处细节,编者从该书精选出“代际讲述”(一个年轻父亲站在身陷沉疴的父亲的病榻之侧向即将出生的儿子讲述父亲以及父亲的父亲的故事)这一视角——它不是道具、口头禅之类的常见角度,而是那种结构设定上的特殊点,选用这一“结构细节”作为文案的讲述视角,既可召唤读者共情心,还可将这种基于人类共通经验的特别视角呈现给阅者。“一根锈钉子”或“半粒塑料纽扣”式的物件细节相对容易被编者发现,而这种结构设定类的细节却极易被忽略——其实,“命运线索”“叙事情境”“结构设定”之类也属细节,它是讲故事的方法,也是构建独特文本的结构骨架。


在关键情节的层序中寻找细节——


“安娜的姐姐凯特两岁时罹患严重的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安娜的父母为了给凯特治病,通过先进的基因技术孕育并生下了与凯特的基因完美配型的小女儿安娜。从第一管脐带血开始,十三年来,安娜不断地向凯特捐献出脐带血、白血球、干细胞、骨髓……现在,凯特的肾功能衰竭,父母要求安娜捐献一个肾脏给姐姐。”


上则文案摘自《姐姐的守护者》(南海2008版)内容提要,文案最后提及的那个“肾”是该书情节里的很重要的一个细节——它是“妹妹”来到这个世界的因由,也是“妹妹”此后违逆父母之命的情节要点……“妹妹”如何抗命?“姐姐”如何求生?所有情节始终围绕那个“肾”展开、推进、演变——那个“肾”即整个故事的要害。


假使该书文案不提及它,不将它作为内容提要的关键细节,只对“保命”情节大书特书,书倒未必卖不好,可对编写者而言,难免“如人无手,虽至宝山,终无所得”。


在特异化环境的层序中寻找细节——


“吟着古老的歌谣,十三个矮人将比尔博拽进冒险远行的队伍。在这趟‘意外之旅’之中,与世无争的霍比特人比尔博,却孤身一人在暗如永夜的山底洞穴中发现了足以改变整个世界的小小戒指……‘在地底的洞府中住着一个霍比特人。’这就是一部伟大传奇的开始。”

上则文案摘自《霍比特人》(上海人民2013版)内容提要,编写者选择故事发生地——霍比特王国的环境细节作为文案切入点,将霍比特人传奇故事独特的生发地提示给读者——那些山川、地洞是霍比特人的世界,是其三观赖以生成的环境设定,是河堤、大树、山腰洞穴、林中秘地……这个从故事环境层序切入的细节搜寻提示出霍比特人世界的独特背景,也让霍比特人生活独门独户的日常在文案中被鲜明揭示。


0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