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窄幅修辞 / 学习

1年前 阅读 / 220 来源 / 原创 文 / 荒痕

由上可知,跟赋比兴等常用修辞格相比,图书文案中大规模运用通感修辞的频次要少很多,通感修辞是一种需要节制的修辞手法,是一种“窄幅修辞...

由上可知,跟赋比兴等常用修辞格相比,图书文案中大规模运用通感修辞的频次要少很多,通感修辞是一种需要节制的修辞手法,是一种“窄幅修辞”法,牵强附会,为通感而通感,得不偿失——就算那些酒腻子,也不是分分秒秒无酒不欢、时时刻刻开怀畅饮吧?小说虚构人物安娜(《安娜·卡列尼娜》)有一件镶着威尼斯花边的敞胸天鹅绒大氅,但托尔斯泰并未将它转送给《复活》里的玛丝洛娃,剧情不同,道具随之而变……通感修辞也是这样。选用通感修辞,以下三个维度可作为参考:

1.挖掘。充分理解图书文本的要点、重点,充分挖掘作品文本价值、审美价值,在此基础上,再确认是否需要、可否找到文案编写的通感点。

2010年,作家梅米娜·哥登与插画家露莎娜·法利亚合作创作了《一本没有颜色的黑书》,这本全黑的图画书获得过很多国际奖项,颁奖机构对该书一黑到底的视觉设计赞誉有加:在盲童托马斯的想象里,“红色酸酸的,像还没熟的草莓,它又甜甜的,像西瓜”,从摔破的膝盖上,托马斯顿悟到,“红色”甚至有点“疼”……为这本图画书编写文案,盲童托马斯的视角就是文案视角、通感视角,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本用通感修辞串联而成的图画书。

2.筛选。在分析、挖掘文本核心价值的前提下,还要对文案的通感点仔细斟酌和筛选,有时,文本中藏匿的通感点不过一处闲笔,唯有仔细揣测品味,才会发现它浅言中的深意,准确捕捉到那些可供渲染、阐发的点。

采访罗永浩,记者问及其时锤子公司高管离职一事,忽然插了一句:“你是哭了吗?”这个即兴之问像根令人不悦却又不宜回避的倒刺儿,停顿片刻,罗永浩说:“没有,我只是眼睛有点痒。”……这个以“痒”释“哭”的即兴回答机智诚恳,罗永浩用“痒”注解“哭”,从修辞上看,就是通感,一个小小插曲,让那则人物采访因藏匿通感修辞而显得生动。

3.呈现。挖掘或筛选,最终是为了呈现,其中当然包括通感式呈现——文案的造句、修辞、增删、修润,出发点是文本,目的地还是文本,在图书文案实操中,这两“点”都需照顾到。


0

评论列表
共0条评论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